您的位置:
主页 > O生活谷 >乐极生悲─从电影《极乐世界》谈贫富的阶级对立 >

乐极生悲─从电影《极乐世界》谈贫富的阶级对立

阅读260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330

倘若这世界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,有一天,「富人」的「极乐」就将成为「穷人」的「极苦」。这是电影《极乐世界》导演尼尔布隆坎普在本片中不断释放出的讯息。

 

2009年他以外星人迫降地球,遭到不平等待遇为主题的《第九禁区》,讽谕社会间的阶级、种族问题,让观众有诸多反思,而《极乐世界》叙述二十一世纪末期,因为地球汙染严重,资源耗竭,居住品质低落,于是,富人以及世界政府转而迁居到一个名为「极乐世界」的人造环形基地,而穷人则只能留在地球过着苟延残喘的生活。

 

然而,穷人所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居住品质差与富人有悬殊的差距,在医疗上,极乐世界的公民拥有一种特殊的「医疗床」,可以治疗人类一切的疾病,不管多幺严重,全部都可治癒,而地球上的居民仅有贫乏的医疗资源,连最基本的骨折都无法救治。

 

男主角马克斯(麦克戴蒙饰演)自小是生在地球的贫民,并且举目无亲,在天主教的孤儿院长大,成长过程中,他遇见费芮(艾莉丝布莱嘉饰演),马克斯时常仰望着天空遥远一端的「极乐世界」,并承诺费芮有一天要带她一起上去,不料,生活的艰难将二人分开,再次重逢,人事已非。

 

在工厂打工的马克斯因意外而被暴露在辐射之下,导致只剩五天寿命,同时,他得知费芮还有了一个罹患白血病的女儿,他要如何突破从地球到极乐世界的严密防线,为自己与心爱的人带来一线生机,同时还捲入极乐世界中一场政变的风暴,尼尔布隆坎普再次尖锐的使观众看见贫富对立背后的真相。

 

拒绝沟通,是对立的开始

导演为呈现二十一世纪末期地球极度低落的生活环境,特别将整个剧组带到墨西哥的真实贫民窟拍摄。因此,若将整部电影视为一个庞大的隐喻系统,在其中许多场景就是与现代社会当中诸多的现象互相对应。

 

从一开始,成年后的男主角马克斯就被设定为一个带有窃盗重罪的假释罪犯,然而,他仅仅是要排队乘坐公车前往工厂工作,却遭遇无视人权的对待,动辄得咎,机器人刑警可以随意将他的手打断,并且延长他的看管期限。

 

而导演刻意安排一个场景,是当马克斯要向假释官报到时,假释官竟然是一个「人偶」,用着机械式的声音宣判马克斯的看管期限延长,且不听任何解释,将他的基本人权完全剥夺,而且,不仅仅是马克斯一人,导演让这个处理假释罪犯的空间中充斥着许许多多的人,藉此讽刺在未来社会中,零容忍和简化的司法,将阻断沟通,缺乏聆听的结果,并没有遏止犯罪,反而使更多仇恨与不满积蓄在心中,形成强而有力的对立动机,让犯罪的问题更加扩大。

 

优越意识,是对立的兴奋剂

在马克斯工作的工厂中,该企业的总裁是来自极乐世界的上层阶级,他所展现出的,就是典型上层阶级的「优越意识」,当他与投资者对谈时,所谈论的都是「利润」的提升,而他底下的主管阶级,无视工安危险,要求马克斯进入具有辐射危险的工作室维修闸门,最后导致马克斯被辐射照射,命在旦夕。

 

但是,该企业的总裁非但没有怜悯,更在下来察看生产线为何暂停时,看到他底下监督的主管时,跟他说:「不要呼气在我脸上。」极度的优越意识,让他自己以为高人一等,只要阶层较他次等的人在他面前,就连讲话呼气都必须看他脸色。

 

而电影中另一个重要角色,就是极乐世界的国防部长(茱蒂佛斯特饰演),当她面对地球有太空船企图偷渡到极乐世界时,她採用激烈手段,直接用飞弹将其击落,船上数十条人命顿时被杀害,甚至,连侥倖着陆的太空船,她也下令无论死活,一率逮捕,而从未想过,其中大多只是老弱妇孺;他们来到极乐世界,并非是想享受荣华富贵,而是大多遭受疾病与伤残所苦,想要透过医疗床来重获新生。

 

在阶级或贫富的对立中,高度的优越意识会将极度残忍的行为「合理化」,认为那是保护「既有权力」的一种「必要行为」,甚至,这样错误的正义感,将成为一种「兴奋剂」,让对立加剧,让仇恨无解。

 

无私付出,是对立的解药

在电影中,不断重複着一个片段,就是抚养马克斯长大的修女,告诉着马克斯:「或许你觉得从地球看极乐世界很美丽,但你别忘记,从那裏看地球,也很美丽,永远不要忘记你是从何而来的。」她还将一个印有地球图样的缀饰赠送给马克斯。

 

幼年的马克斯只是觉得在地球的生活很苦,所以倘若可以,他要努力的争取到可以上极乐世界的资格;当他被辐射照到,他所想的是,我一定要上到极乐世界,不然我会死;当他看到费芮的女儿,他所想的是,就算我无法被治癒,我也想让她被治癒;最后,当他知道自己原来有一个使命,是能拯救整个地球,但是要牺牲自己的性命,他想的是,那就去做吧!

 

从自我的享受,到自我的牺牲,这就是解消对立最好的方式,试想,倘若马克斯只是单单的想脱离生存环境糟糕的地球,即便如他所愿,带着费芮在极乐世界双宿双栖,那也只是成为另一个「富人」,然后世界上贫富的对立依旧存在,甚至,他也有可能变成拥有「优越意识」的人。因为,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说:「我的生活是我自己苦过来的,为什幺要跟穷人分享?」但是,当他不再看个人的享乐,而将眼光放在「救赎」的伟大使命上,受惠的就不仅仅是一两个人,而是整个社会。

 

面对贫富差距逐渐增大的现实社会,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景象是一边有着高耸的商业大厦,华美的豪宅,但另一边就是骯髒不堪的贫民窟,中间似乎有一道隐形的墙,这道墙充满了仇恨、恐惧、抱怨,扭曲了贫富两端原本对人应有的尊重、包容,这就像《极乐世界》的写照。经济发展或许是一个庞大且複杂的问题,但是,从心开始,把那道高墙拆毁,多一点付出与关怀,少一点对立与控诉,我们不需要「极乐」的世界,但我们很需要一个「喜乐」的社会。

 

———-

DATA

极乐世界  Elysium

上映日期:2013-08-07

级  别:辅导级

导  演:尼尔布隆坎普

演  员:麦特戴蒙、茱蒂佛斯特

 

相关文章

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|实用的本地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66psb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正网充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