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主页 > U蕙生活 >《香料共和国》:木乃伊粉 >

《香料共和国》:木乃伊粉

阅读112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699

木乃伊(Mummy)意思是「用亚麻布包裹保存的埃及尸体」,它的英文字源自中世纪埃及文字mumiya,即柏油或沥青,也就是我们涂在道路或屋顶上那种像焦油一样的树脂,而古埃及人用在涂裹尸体的过程中。

加拿大约克大学(University of York)的考古化学家史蒂芬.布克利(Stephen Buckley)已经证实,沥青是涂在尸体上用来抗菌防腐的多种物质之一,据信能助死者顺利进入死后的世界(蜂蜡和针叶树、黄连木的树脂也很流行)。沥青的价格比其他树脂便宜,主要是用在古埃及王朝晚期(西元前664-332年),而且比较常用在宠物而非人身上,不过笼统称之为「沥青」比较简单。

由中世纪直到十九世纪,人们认为由古老腐化尸体上剥下来,尤其是取自头部的沥青有很强的疗效,这种被称为木乃伊粉的物质要靠进口,非常昂贵,因此被当作香料、列入中世纪商人指南。

其中最有名的一本国际贸易指南《商人手册》(La pratica dellamercatura)是在1330年代晚期由佛罗伦斯银行家弗朗切斯科.彼戈罗蒂(Francesco Pegolotti)所撰,史学家保罗.弗瑞曼(Paul Freeman)欣然指出,本书列出了木乃伊粉、龙血(龙血树属植物提炼的精华,用作染料和药物)和不纯锌华(tutti,亚历山卓炼锌炉烟囱刮下来的黑焦物质,也称为镉:用在冶金,也可用来治疗渗水溃疡,这话听来荒谬,但若你知道不纯锌华其实就是氧化锌,是尿布疹药膏Sudocrem的重要成份,就不会那幺惊讶)。

由马西亚斯.普拉提亚斯(Matthaeus Platearius)所着的另一本药物手册《简易医书》(Circa instans, 1166),则把木乃伊粉列为「一种由死者坟墓收集而来的香料」,并且建议:该选择黑色有光泽、其臭无比而且质地结实者。反之,白色的那种非常不透明,既没有黏性,也不结实,很容易就碎成粉末,绝对不要用。⋯⋯如果用它和荠菜汁调製成敷料可止鼻血⋯⋯此外也可治疗因口腔创伤或呼吸器官疾病造成的吐血,以木乃伊、薰陆香脂粉和溶有阿拉伯胶的水製成药丸,让病人含在舌下,等溶化之后吞下肚去。

「尸体药物」也曾登上王室殿堂,真是不可思议。欧洲名医悉尔多.特基(Th eodore Turquet de Mayerne)爵士为英王詹姆斯一世开的药方中包括磨粉的人类头颅,不过詹姆斯一世拒绝服用,按理查.苏格(Richard Sugg)在《木乃伊、食人者和吸血鬼:文艺复兴至维多利亚时期的尸体药物》(Mummies, Cannibals and Vampires: The History of Corpse Medicine from the Renaissance to the Victorians, 2011)中说,此举「绝无仅有」。书中证实「在现代初期的欧洲,有200多年,所有的人无分贫富贵贱,都以算是常规的方式,参与食人的行动」。这听来虽像是中世纪才会有的现象-而且在某个程度上的确如此,然而很讽刺的,以食人为药方的兴趣却是在十七世纪后期,科学正在建立理性基础之时,发扬光大。

当时的人吸人血,有时甚至直接由捐血者的血管吞食。在德国,用来製作药膏的脂肪叫作Armsunderschmalz,即「可悯罪人死后的脂肪」,其来源不言可喻。头骨上长的苔藓常取自英国入侵时死亡的爱尔兰人尸首,据说可治疗癫痫和抽搐。大家相信取自头部而非其他器官材料的疗效,反映出人们相信头部有「攸关紧要的性灵」,能够滋养灵魂。有人说这种作法亵渎神圣,佛兰德(Flemish)科学家扬.巴普蒂斯塔.范.海尔蒙特(Jean Baptiste van Helmont)大胆回应道,它们只是用在「慷慨慈善的目的」,而且「药物本身都是天然成份」,其效力「是上帝亲自赐予」。

原本木乃伊粉的来源是埃及木乃伊。举世最早的埃及古物学者之一, 十二世纪的伊拉克医师阿布杜.拉提夫.巴格达迪(Abd al-Latifal-Baghdadi)本人就热衷这种交易:(尸体)内和头部中称为木乃伊粉的物质数量不少。乡下人把它带到城市贱价出售。我花了半迪拉姆(dirham,货币单位)就买了装了整整三个头的粉。卖主还给我看一个袋子,里面有个胸腹部也填满了这种木乃伊粉,我看到它放在骨头里,骨骼吸收它,直到两者合而为一。

可是供不应求,因此非但成千上万的人类和动物遗体在这次的热潮中遭到毁损,而且还有怪诞的木乃伊粉行业出炉,专收监狱和医院每天无名尸的尸首。史学家穆罕默德.伊本.伊亚斯(Muhammad ibn Iyas, 1448-1522)就提到有些埃及商人用刚死不久的尸首製作木乃伊,以每昆塔(qinter)25第纳尔(dinar)的价格出售至欧洲,当成製作陈年木乃伊粉的材料,结果被判有罪,砍掉双手吊在他们的脖子上。

欧洲市场上的木乃伊粉大多是已经磨好才进口,不过由埃及古墓劫掠原封不动的木乃伊,交易一样很热络。英国作家塞缪尔.皮普斯曾到一个商人在泰晤士河边的仓库去看木乃伊,显然準备要剁碎分运:「我从没见过木乃伊,因此场面虽然不堪入目,依旧教我很感兴趣;而且他(这名商人)还送了我一点,还有一根手臂骨。」

汤玛斯. 派提格鲁(Th omas Pettigrew) 在《埃及木乃伊史》(History of Egyptian Mummies, 1834)中,清楚说明了劫掠的规模:木乃伊一旦有了医药的价值,立刻就有许多投机商人参与这个行业;坟墓被盗,不论取得多少木乃伊,全都被剁成小块出售。

天文学者约翰.葛瑞夫斯(John Greaves)发表划时代的《金字塔探源》(Pyramidographia, 1646),研究吉萨金字塔群,没想到开启了盗墓旅游的新时代,到十七世纪中,赴埃及的好奇欧洲观光客人数多到足以让法国金匠路易.伯提耶(Louis Bertier)在开罗开设的「珍奇百宝屋」历时22年而不衰。到维多利亚时代之初,伦敦、巴黎等都市到处都是这样的百宝屋,古埃及的遗物也成了名人收藏的对象,如建筑大师约翰.索恩(John Soane)爵士1825 年3月就曾在他位于伦敦林肯会所广场(Lincoln’s Inn Fields)13号的家举办长达三天的派对,庆祝他购得法老王塞提一世的石棺。

另外也有一些爱出风头的科学家,比如前述的派提格鲁,他原是知名的外科医师,后来成了古玩收藏家,经常举办大规模私人派对,请大家来看他「展示」(就是当众解剖)木乃伊,无视于自己的行径和他在书中痛批的盗墓者极其相似。

如今大概没有人会不同意哲学家汤姆.布朗(Th omas Browne)爵士的看法,认为食用木乃伊粉就是一种「阴森的吸血鬼行为」。人们在吞食或涂抹这些粉末时是怎幺想的?难道他们不会因为「许多人服用了这黑色粉末之后马上就吐了出来」而觉得噁心吗?〔约翰.韦伯斯特(John Webster)在1612年复仇悲剧《白恶魔》(The White Devil)的开场,就让葛斯帕洛告诉因行为不检而被罗马驱逐的洛多维可伯爵说,他的信徒「已经吞了你,就像木乃伊粉一样,而且因为这幺不自然而可怕的物质,因此在狗窝里因噁心而把你呕吐出来。」〕菲利浦.麦考特(Philip McCouat)指出,长久以来「大家一直认为木乃伊含有某种神秘的生命力,可以转移到病人身上,助他们康复」。他认为这种想法是来自中世纪的瑞士-德国医师帕拉赛瑟斯(Paracelsus),这位医师相信「如果人吃动物的肉,就可以得到那个动物的特质」。

可是木乃伊粉还有另一种没那幺教人想吐的用途-作为绘画颜料。木乃伊褐就是以磨细的木乃伊、生柏油和没药混合,是鲜明的棕色颜料,颜色介于烧赭土和生赭土之间。化学家亚瑟.邱尔曲(Arthur H. Church)在写给製造商的建议中说:通常都是把木乃伊的骨骼及其他部份一起磨碎,取得的粉末比光用柏油更有硬度,也比较不那幺易熔。伦敦的颜料工人告诉我说,一具埃及木乃伊就足够满足他顾客20年的需要。

儘管很难明指哪些画作用了木乃伊褐,但它必然出现在十九世纪法国浪漫派大师尤金.德拉克拉瓦(Eugene Delacroix)和前拉斐尔(Pre-Raphaelite)派的画家爱德华.伯恩-琼斯(Edward Burne-Jones)的画作之中。有的画评家喜欢这种颜料在画笔上的表现,但也有的因它的成份不自然而反对它。《阿德莱艺术字典》(Adeline’s Art Dictionary, 1905)写到它时,失望之情溢于言表:木乃伊褐「不推荐画家使用,因为它虽然颜色鲜明,却很难乾,不能保久,并且可能含有阿摩尼亚和脂肪分子」。

伯恩-琼斯使用木乃伊褐多年,显然并不明白它的成份。同辈艺术家劳伦斯.阿尔玛-塔德玛(Lawrence Alma-Tadema)有一次在饭后闲聊中谈起他们喜爱用的颜色,不经意透露了它的元素,教他大惊失色。其妻乔琪安娜在他身后发表的一篇传记文章中,栩栩如生地记录道:爱德华起先不相信这种颜料和木乃伊有关係,说这个名字一定只是用来形容棕色的色度,但当大家向他保证其中的确含有货真价实的木乃伊之后,他立刻离席、赶到画室去,把他仅有的一管拿来,坚持要我们当场为它举行合适的葬礼。所以我们在脚下青草挖了个洞,全体看着它安然地放了进去,几个女孩也在上面种了一株雏菊作为标记。

〔参加这场怪诞丧礼的人中,有一个是伯恩-琼斯的外甥,当时约10岁的鲁亚德.吉卜龄(Rudyard Kipling)。他记得舅舅「在光天化日之下,手上拿着一管木乃伊褐的颜料,说他发现这是用去世的法老所製,我们必须把它埋葬。因此大家全都到外面去帮忙⋯⋯迄今我还可以拿把铁锹找出它埋在哪里。」〕

说来奇怪,一直到1960年代,木乃伊褐依旧有售,一直到无法再取得原料之后才停产。伦敦颜料商罗伯森(C. Roberson’s)公司的总经理乔佛瑞.罗伯森-帕克(Geoff rey Roberson-Park)在1964年告诉《时代》杂誌说:「我们可能还剩一些零星的四肢,但不够製作颜料。我们在几年前售出最后一具完整的木乃伊,价格我想是三镑。或许我们不该卖出,因为我们再也不可能取得木乃伊了。」

相关书摘 ►《香料共和国》:香草——大情圣卡萨诺瓦和萨德侯爵的催情剂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香料共和国:从洋茴香到郁金,打开A-Z的味觉秘语》,联经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约翰・欧康(John O’Connell)
译者:庄安祺

香料是稀世珍品,既熟悉又奇特,加在我们最爱的菜餚中安慰我们,同时又能激起我们对天涯海角异国风味、阿拉伯市集、贸易风、殖民地和大笔财富的遐想。

英国知名饮食文化作家约翰・欧康奈在《香料共和国:从洋茴香到郁金,打开A-Z的味觉秘语》一书里,带领读者从历史、艺术、宗教、医学、文化、科学等各种角度来认识香料的特性、药效、神奇的魔力,以及藏在厨房食物柜与珍贵秘製食谱背后的迷人故事。他细诉穷毕生之力的热爱,教人食指大动!

《香料共和国》呈现了许多美食作家不同的声音。作者约翰・欧康奈在说明每一种香料之时,阐述它的植物背景、历史的意涵,以及在烹调上的应用。他的使命是综合所有香料的大全,说一系列发人深省的有趣故事,说明香料在开发现代世界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。

《香料共和国》:木乃伊粉

相关文章

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|实用的本地信息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015app下载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汇丰娱乐炸金花官方下载